您所在的位置: > 利来国国际最给利 >
利来国国际最给利
外贸三大重镇有多难?老牌电子厂关门、集卡长龙消失!网红第一村
发布时间:2020-05-15 19:23      编辑:admin       点击:

  【直击】外贸三大重镇有多难?老牌电子厂关门、集卡长龙消失!直播带货,网红第一村突然火了...…

  国内大批出口外贸订单推迟甚至取消,势必会造成国内许多企业出现订单不足、销货不畅的现象,导致企业资金紧张局势加剧,而员工收入减少甚至失业,也会衍生新的问题。近日,e公司记者奔赴东莞、义乌、昆山等外贸出口重地,实地探访当地企业生存状态,近距离感知外贸“晴雨表”变化。

  广东东莞是中国制造业重镇,被誉为中国“制造业之都”,产品远销国内外。由中国海关总署主办的《中国海关》杂志公布的2018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榜单中,东莞位列第三。

  早年间,东莞向海外输出的产品主要以服装鞋帽、玩具家具等轻工产品为主,随着东莞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如今以电子信息、机电装备等具备较高科技含量的高附加值产品也越来越获得海外客户的青睐。

  据东莞市商务局数据,东莞出口总额在全国各大城市中排名第四位,分别占全国的5%和全省的19.9%。其中,美国和欧盟是东莞位居前三的重要贸易伙伴,2019年出口美国占19.5%,出口欧盟占18.7%。

  日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实地前往东莞,调查当地中小制造企业在出口订单大量萎缩下的生产状况。在此次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以服装、家具等为代表的低附加值传统制造业所受到的冲击尤甚。

  东莞厚街镇,是我国著名的“家具城”,集中了大量中小家具制造企业。或许是因为疫情防控工作尚未宣告结束,工业区的街道几乎见不到几个行人,偶尔有货车零零星星地驶过。附近的物流园也显得极为冷清,偌大的园区只见几辆车零散地停在仓库。

  “去年接的订单,春节后由于疫情耽搁了一段时间,近期刚刚赶出第一批产品准备发货,但海外客户突然取消了订单,现在货都在仓库躺着,钱收不回来,生产也停了下来,但供应商的货款和员工的工资还得照付。”厚街一家家具制造企业负责人用“欲哭无泪”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形容此时的心情。

  东莞市佰亿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夏小姐也同样因此苦恼。据介绍,该企业主要经营照明灯具等产品,相关产品在生产前还会针对客户的需求做定制性的研发。“我们的出口订单主要来自于欧美,最近一段时间很多海外客户很突然地取消订单,导致我们去年准备做的很多项目都被迫取消,此前很多研发投入也打了水漂。”

  据夏小姐说,公司也有不少业务来自于国内市场,但国内市场的需求与国外有所不同,很难做到简单意义上的“出口转内销”。而且,国内市场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策性的项目工程,“我们国内主要做一些政府的亮化工程,但这些工程每年的政策情况都会有变化。整体来看,企业目前确实面临着很大的困难。”

  东莞工贸发展促进会会长是一名有着20余年制造业出口经验的“外贸老兵”,他还是东莞市佛爱娃工艺品有限公司、东莞市多喜礼品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的创始人和大股东,主打产业是工艺品、礼品等,且几乎100%的订单都来自海外。

  谈起此次疫情对外贸出口的冲击,他接连用了“迅猛”、“出乎意料”、“措手不及”几个词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形容。

  他告诉记者,由于疫情在海外扩散,公司最近一段时间大概有20%左右的海外订单出现困难,被暂停下单。“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的货做好了,但客户由于在家隔离,没办法提货。我们的样品想寄给客户看样,平时几天就可以送到,现在由于物流的原因,1个月都送不到客户手中,最后甚至被退回。”

  相比较近两年的贸易摩擦,他认为,此次疫情对外贸造成的冲击要更迅猛、更直接、更快速,“客户说不要就不要,没有提前准备的空间,可以说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广东进出口商会负责外贸服务业务的有关人士也向记者表示,近期已经接到很多会员企业反映外贸订单被取消、资金链紧张等情况,且多以中小微企业为主,一部分是刚刚复工赶着生产出来的订单。目前,商会正通过举办一些线上对接会等方式协助企业解决与海外客户的订单问题。

  外贸形势急转直下,让企业遭遇困难的同时,这些企业的普通员工也成为一个很大的受害群体。港资企业东莞东昌鞋业有限公司的员工赵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据赵先生介绍,过去10多年他一直在东昌鞋业工作,公司生产的鞋类产品主要用于出口。随着全球疫情的恶化,国外订单大量取消,企业也迅速陷入危机。当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联系到赵先生时,他所在的这家企业已经停工,而且老板也已失去了联系。

  近期,赵先生被公司100多名员工推举为员工代表,通过政府有关部门的协助,他们将公司剩余的一些设备资产变卖了五六十万元,给大家结算了工资。但即便如此,这100多号员工目前也基本处于“失业”的状态。

  赵先生说,他们现在已经向有关部门申请了劳动仲裁。除了少部分员工返回老家之外,大部分都还在等待劳动仲裁的推进,也没听说有谁找到了新的工作。

  赵先生还反映称,导致公司停产除了外部因素的影响之外,也不排除有其他原因。“老板除了东莞,在越南等其他地方还有厂房和资产,我们也怀疑老板是不是已经转移资产出国了,但现在也只能先等(劳动仲裁)给一个说法。”

  除了赵先生的案例外,近期东莞还有诸如精度表业、泛达玩具等几家颇具规模的制造业企业也传出因外贸订单取消而陷入困局,同时引发不少企业员工离职的情况。

  据东莞人社部门官方通报,精度表业属企业按市场规律自主调整经营行为,并非网传“鼓励员工辞职”或“倒闭”。人社部门已安排专人负责跟进事件进展,以切实保障企业员工的合法权益。

  而泛达玩具则被官方通报出现企业法人失联、资金链断裂、无法维持正常经营的情况。东莞市茶山镇对此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按照市相关政策,由厂房出租方先行垫付工资;接下来专项工作小组将密切跟进事件,为员工提供相关法律援助,切实保障员工的合法权益,并协助厂房出租方依法追讨租金和垫付的工资。

  相比之下,也并非所有的企业都陷入困境。东莞市铭顺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明就向e公司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公司碰到了一些困难。但通过政府的帮助,以及和海外客户耐心沟通,目前情况正在逐渐好转。

  此外据东莞电视台报道,近期也有一些外贸企业的订单不降反升。据东莞晶富编织有限公司协理王泽忠表示,该公司目前订单比较充足,每天都在赶货,晚上还加班到九点。企业自复工以来,不仅复工率达到100%,随着订单不断增长,还通过老员工介绍新员工,招聘了一批工人。

  从“卖全球”到“买全球,卖全球”,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浙江义乌已成为中国县域经济强县,2019年位列全国第六,在所有入列浙江省县(市)中排名最高。

  被誉为“世界超市”的义乌市场,背后连接着200万家中小企业。这个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是全球市场的风向标,经营着170万个单品,商品出口到219个国家和地区,每年到义乌采购的外商有50多万人次,已成为中国外贸经济的重要窗口。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义乌调查发现,随着新冠疫情在海外蔓延,以外向型经济主导的义乌,正在遭遇着外贸订单取消、交易频遭延期、外商采购骤减带来的冲击。接受采访的某行业预计4月份订单量同比将下降70%左右,若疫情再持续3个月,预计批量企业将面临倒闭。所以,不少企业正在考虑裁员或者降薪。

  4月3号下午四点,义乌人力资源市场已经关门了一个小时,但是李师傅和他的同乡们,仍在门口等待着雇主们的到来。

  “正常年份,我们都是过完春节就会回义乌,但今年因为疫情影响,直到2月下旬才出门。当时,厂里说疫情耽搁了工期,催大家赶紧回来上班,而且还是厂里包车过来的。现在好了,上班还没一个月(返回后集中隔离了14天),厂里现在没活干了,说是海外客户把订单取消了。”在义乌人力资源市场门口,李师傅很无奈的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义乌国际商贸城被誉为“世界超市”,汇集了210多万种商品,出口到210个国家和地区。仅义乌国际商贸城,就有商户7.5万户,如果算上义乌市各种商业街、专业市场等,商户数十万,是名副其实的“小商品海洋,采购商天堂”。

  为了应对疫情带来的冲击,义乌市政府及义乌商城集团出台多种奖励形式,诚邀全球采购商,比如给予航班补贴、提供包机服务、给予免费食宿等。急召之下,部分外籍采购商搭上免费航班,前往义乌市场采购。

  “今年3月份,我们一个西班牙客户,坐了20多个小时飞机过来,一身全部武装:包括N95口罩、防护服,防目镜,还穿着成人尿不湿,路上不吃不喝,就为活着。”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一区,一位经营小五金的经营户对证券时报e公司称,客人来之前,我们信心满满向客户保证,义乌疫情防控很到位,让他们放心过来。现在国内疫情好了,国外疫情却越来越严重了。外籍客人即便采购好了,集装箱也没法发货。

  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越来越多的国家出台限制人员流动、取消航班及封关等政策,这对于义乌市场来时候,不仅影响外籍采购商来义乌采购,以及货物的出海。疫情带来的汇率的变动,也让不少外籍采购商望而却步。

  近期受到疫情的影响,墨西哥、土耳其及马来西亚等国的汇率出现大幅波动,比如说墨西哥,近段时间以来,比索兑换美元的汇率持续下跌,汇率中间价跌至24.72比索兑换1美元,再一次逼近25比索的市场心理底线元,而如今因为汇率因素,却只能兑换30元左右,贬值了将近20%,购买力下降,直接影响到采购商的采购意愿。当一单外贸生意跌去20%的利润,采购商取消订单也就不不足为奇了。”在义乌市场经营汽配的经营户称,凭借物美价廉的优势,义乌小商品很受到墨西哥市场的欢迎,但受到汇率下滑等因素影响,近期经常听到采购商取消订单的现象。

  3月30日,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召集的第二批204名外商采购团给出了订单:700万只货值945万元的口罩;2000箱货值60万元的应急箱;150箱货值53万元的各类箱包等。

  这对于义乌几十万商家来说,这样的订单量无异于杯水车薪。而在往年的正常情况下,每年到义乌采购的外商有50多万人次,常驻外商达1.5万名,2019年进出口贸易额超过2900亿元。

  “像往年4月份,欧美的外籍采购商已经来了,订单啪啦啪啦的也就来了,今年的情况看看冷清的市场就知道有多惨了。义乌市场主要做外销,昔日是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现在一天下来,市场里面老外基本上看不到。”当问及疫情对义乌影响有多大时,在一区经营工艺礼品生意的商户对记者感慨。

  义乌国际商贸城一区,由于市场开发早,发展成熟,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五个区中最为繁荣。当记者穿行在一区市场时,除了经营饰品的地段显得稍微热闹外,其他类似于花卉、玩具、圣诞礼品等商位,鲜有客人来往。

  “3月中旬以前,我们行业的情况还算正常。但是海外疫情的蔓延,使得外贸行业发生了剧变。截至4月7日,订单延迟和取消达到40%。预计4月份订单将同比减少70%左右。”采访过程中,义乌某行业负责人对e公司表示,义乌市场普遍是“前店后厂”模式,市场经营户们的订单情况,也直接影响着背后工厂经营。“如果疫情再持续3个月,预计批量企业将面临倒闭的风险。所以,不少企业正在考虑裁员或者降薪”。

  “疫情对我们的影响,不是一点点,是直接到底。中小企业经不起风浪,一个浪打来就会趴下。今年对于我们来说,不敢有奢望,只求能活下来,不裁员,能赚到生活费就够了。”在一区经营圣诞节礼物的经销商对证券时报e公司称。

  义乌外贸出口受到的影响,海关有一本账目。但截至目前,义乌海关尚未正式公布。不过,种种迹象显示,疫情对义乌小商品出海的冲击影响较大。

  义乌港位居义乌口岸路和银海路交叉口,是义乌小商品出口海关监管的主要场地。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个“国际级”内陆港,每天都有1000个以上的集装箱往来于“义甬舟”(义乌港-宁波舟山港)之间。

  “义乌港的仓库每天早上七点开始放行,在正常情况下,每天早上银海路排队的集卡长达数公里,现在随时可以进入,不需要排队了”。4月2日,在义乌港附近等待修车的集装箱卡车司机张师傅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

  正如上述张师傅所言,4月3日早间6:30,当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赶到义乌港仓库的驶入口时,长长的银海路显得空荡荡,虽说偶然也会有集卡驶入,但通关之前无需排队,可以随时进入。据目测,在记者驻足观望的近半个小时里,驶入的车辆不足30辆。而且,早间的这段时间,还是集卡进关高峰期。

  “今年生意不好做,像去年正常情况,一周下来可以跑5趟,但今年因为受疫情影响,活少了很多,现在都周四了,但本周才拉了2趟活。”上述卡车司机张师傅,常年来往于义乌至宁波-舟山港。而“义甬舟”大通道,也是义乌小商品出海的主要通道。

  在义乌港商务楼,里面驻扎着数十家与外贸相关的物流公司。这些物流公司,对外贸寒冬也深有体会。

  “过完年以来,好像一直没什么生意。这段时间,虽然我们货可以发出去,但到处都是封城、封国,集装箱到了目的港,客户没法接收。”某货代公司小刘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一般来说,义乌的小商品出口,3月份开始陆陆续续上量,4月份就正常了。但今年除了非洲一些国家还算正常,其他洲的出口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比如说,我们公司发往印度的集装箱货柜,以前每个星期,一般会发了20-30个柜,高峰的时候30-40个柜子都会有,现在也就1-2个柜子。现在的业务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感慨外贸寒冬的同时,小刘还对记者,到楼顶(义乌港商务楼)看看义乌海关的集装箱车辆,就知道现在外贸行情的冷暖了。

  义乌远兴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位于义乌港商务楼24楼,在该公司的窗户边俯视,整个义乌海关监管场地尽收眼底。见到陌生人登门,公司首先提醒记者带好口罩。在阐明此行目的后,上述公司相关负责人周先生接受了证券时报e公司采访。

  “从个人的视角来看,义乌海关现在的出货量,估计不足正常年份的一半。”透过停留在义乌海关监管场地的集卡车,周先生向e公司记者给出了判断。他说,现在对于物流公司来说,受到的冲击跟各公司出口地有关,有些国家的货代完全处于停航状态,而我们公司主要经营俄罗斯线路,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好,估计3月份同比下降30%,4月份可能会更多。

  为何现在集装箱出海数量骤减?周先生对证券时报e公司分析称,首先,疫情期间物流成本上涨,会额外产生滞港费和滞箱费;其次是汇率波动影响到了国际贸易的正常结算;另外,疫情波及海外客户需求,打乱了采购商的计划。

  比如说去印度孟买港,正常情况走海运,采购客户一周就可以在孟买港码头提货,但疫情期间,印度实行封国政策,这就导致船运公司到达目的港后,客户无法提货,从而产生了滞港费和滞箱费,这笔费用一般是阶梯式收费,滞港时间越长,收取的费用越高。

  “疫情的不确定性风险太大,从而使得在海外采购商,要么停止发货,要么放弃采购。义乌海关高峰的时候,一天的出货量是2000多个集装箱,监管场的通道都停满了车,而疫情之下,监管场停车位都还有很多空位,影响显而易见。”周先生对证券时报e公司如是说。

  作为全国首个GDP超4000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超400亿元的县级市,昆山以不到全国万分之一的土地,汇聚了全国千分之五的外资,创造了全国百分之二的进出口,由此也获得“中国第一经济强县”的美誉。

  如今,电子信息、精密机械、精细化工、民生用品成为推动昆山经济发展的四大支柱性产业。昆山是全球闻名的电子信息产业重镇,全球每十部智能手机中就有一部是“昆山造”,每两台笔记本电脑中就有一台产自昆山。

  在全力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时,昆山积极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大力推进重大产业项目建设。目前,昆山已集聚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的8400多个外资项目,投资总额超1000亿美元。

  不过全球经济“亮红灯”,昆山这座“全球工厂”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昆山市统计局4月2日发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今年1-2月份,昆山市进出口总额99.26亿元,同比下降20.5%。其中出口总额62.35亿美元,同比下降24.4%。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当地有老牌电子厂因“受到疫情原因的影响”而停工停产后,紧急着又以“近几年来持续亏损”为由宣布解散。而部分上市公司因提前备货,因此尽最大限度降低了疫情的冲击。

  4月2日中午,距高铁站不远的枫景苑小区外,招工点时不时就有扛着包裹的人进出,“疫情过去了,我们也该上班了。”一位年轻的小伙子这样说。

  出租车驾驶员周师傅,这几天才复工开车。“毕竟还要考虑一家老小的健康,之前一直没敢出门,现在情况稳定了,我才敢出来跑车。”周军以前在富士康工作,辞职创业失败后成为出租车驾驶员,“客观来讲,昆山的营商环境还是很好的,只是我自己没有做商人的头脑。”

  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昆山震川路的达鑫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鑫电子”)。天眼查数据显示,达鑫电子成立于1998年6月,是一家外商独资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高圳。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电脑及电脑零配件、照明设备、电池模组等。

  在新冠病毒疫情发生后,达鑫电子曾发布《企业疫情期间停工停产的通知》,宣布自2月10日起停工停产,放假最长期限为两个月。通知中解释称,停工停产的原因包括“受到疫情原因的影响,目前配套供应商及物流等不能稳定复工”,以及“公司订单不足”。

  不过当工人准备回厂上班时,却发现达鑫电子突然倒闭了,上百名员工随即在网上发帖维权。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达鑫电子门口注意到,厂房建筑上公司名字中的“达”字已经掉落,厂区也不再允许外人进入。

  门口保安强调称,“达鑫电子已经搬走了,厂里的设备也都搬走了,我们是房东雇来看厂的。”在保安室的窗户上,贴着一份落款为3月7日的《公司解散公告》。公告中称,“本公司近几年来持续亏损,所租赁厂房已被出租方收回,目前已经无法继续经营。”

  天眼查数据显示,达鑫电子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在3月27日被法院强制执行。公司还是两起买卖合同纠纷案的被告,两起案件原本要在4月21日和5月25日开庭。有知情人士称,电子行业本来更新换代就很快,客户一旦流失就可能面临经营困局,而疫情也只能算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为“中国第一经济强县”,昆山的“上市军团”绝对算得上“兵强马壮”。在泽璟制药成功登陆科创板后,昆山的A股上市公司达到15家,涵盖了电子信息、精密机械、精细化工、民生用品等支柱型产业。

  恒铭达(002947)是一家专业为消费电子产品提供高附加值精密功能性器件、防护产品等产品的科技企业,公司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出口产品大部分交付至境内保税区,受海外疫情影响程度较低。目前公司订单情况稳定,生产节奏亦已恢复正常。天瑞仪器(300165)则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疫情没有对公司经营造成直接影响。

  位于昆山市陆家镇陆丰西路的新莱应材(300260),是国内高洁净应用材料领域的龙头企业,公司涉足食品饮料、生物医药、真空半导体等多个行业。“我们从2月13日起就已经复工了。”新莱应材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郭红飞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介绍说,新莱应材上游原材料主要为高纯不锈钢,“食品饮料领域用钢来自国内大钢厂,而生物医药和真空半导体产品用钢则从国外进口。”

  “我们已经提前备了未来6个月的原材料,所以在生产上并没有受到影响。”郭红飞解释说,当年在SARS疫情爆发后,新莱应材我们的医药领域订单出现爆发式增长,但由于原材料供应跟不上,导致当时很多订单无法满足,其实我们也错过了一些商机。”有了当年的经验,新莱应材在今年复工后,果断大量备货,“我们的采用LC(注:即“信用证”)的付款方式,所以资金压力也非常小,足够未来6个月使用的原材料已经运到公司了。”

  新莱应材2018年并购的山东碧海,是国内乳品、饮料灌装设备和包装的主要供应商。郭红飞直言,“春节本来是山东碧海的销售旺季,但受到疫情冲击,食品饮料板块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新莱应材此前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7.41%,净利润同比增长67.90%,其中的“功臣”之一就是山东碧海,“受益于2018年度山东碧海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的并购,公司业绩实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郭红飞向记者表示,中国人均饮奶量和欧美相比还有很大差距,随着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乳制品的消费也会恢复,“接下来我们仍然看好这个板块的发展。”

  值得关注是,在生物医药板块,新莱应材不仅没有受到影响,还呈现出较好的发展势头。

  而在半导体板块,新莱应材一季度总体影响不大,其中设备端订单未受影响,不过厂务端因疫情影响存在延期的情况,“但5G基建势在必行,只要国内疫情控制住了,这方面的业务也会慢慢恢复。”

  郭红飞表示,新莱应材坚持多元化发展,所处的三个行业前景也很好,自己对于新莱应材未来的发展很有信心。

  “虽然目前国家提倡进口替代。但其实一些核心设备还是依赖于进口的。”郭红飞向记者表示,如果国外疫情加剧的话,可能会导致半导体施工项目进一步延期,“目前总体情况还好,但我们也在时刻在关注这方面的动态。”

  在昆山花桥国际创新港内,中俄联合实验室的俄罗斯专家正忙着进行研发设备的调试。

  中俄联合实验室项目在去年2月签约落户昆山,总投资1亿元,以新材料技术为基础,以高功率密度电力装备研究为核心,聚焦汽车和飞机的特种电机的研究,以满足国内军民两用新能源汽车和国内外电动飞机应用的需求,同时进行变电装备及其他应用研发,不断拓展新材料的应用市场。

  “我们目前还处于研发阶段,”中俄联合实验室执行主任雷厉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今年实验室的目标原本是要建设一条新材料生产线,同时将新型变压器、新型电机的样品定型化,并通过国标和IE标准的检测,此外再研究另外一款电机能否应用到飞机上——这需要与外籍专家通力合作。

  扎哈尔是中俄联合实验室的高级机械工程师,两个月前,他在俄罗斯举办婚礼后就返回中国,带回了实验室所需的各类材料和相关产品。“现在有几位俄罗斯专家在工作了,但下一步其他专家再想进来还是有些难。”雷厉介绍说,一位俄罗斯院士原本上月底准备来实验室,但因为国内外很多航班暂停的原因,导致对方没办法按预定时间前来。

  “影响肯定是有的,研发进度受到了一些影响,”雷厉表示,目前中俄联合实验室加强了视频和电话会议交流。国内外的科学家都很拼,来自斯洛文尼亚的电机科学家瓦迪姆vadim冒着疫情风险赶来,在中国14天隔离期间完成了新型变压器的仿真和新电机设计,国内人员也在加班加点工作,“最近我们经常加班,甚至还有24小时实验。没办法,任务都压在头上,只能这么干了。”

  “如今俄方因为疫情原因,新材料产能也转移到中国,这也促使我们加快消化吸收引进,倒逼我们加快国产化进程。第一条新材料导线试验生产线已经调试投运,新材料试制和检测能力基本形成,国产第一批新材料导线已经下线并且用于新型变压器的试制”在雷厉看来,这次疫情相当于调慢了整个世界的“时钟”,“我们希望利用这段时间,在别人休息的时候,力争加快追赶世界前沿技术的步伐。”

  截至目前,昆山累计批准台资项目5204个,投资总额630.6亿美元。公开报道显示,在4月3日举行的昆山市2020年首期台企沙龙活动中,多位台企负责人表示,受近期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产品销售不畅、用工成本提高及物流费用增加等多重因素影响,企业资金压力较大,现金流吃紧。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昆山市统计局4月2日发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今年1-2月份,昆山市进出口总额99.26亿元,同比下降20.5%。其中出口总额62.35亿美元,同比下降24.4%。工业用电量19.47亿千瓦时,同比下降26.3%。

  危中有机,昆山对资本、项目、人才的强劲吸引力没有因为疫情而减弱,相反,产业升级、动能转换孕育的昆山机遇,为外向型经济发展提供了巨大空间。今年1-2月,昆山市新增注册外资19.5亿美元,同比增长644.6%;实际利用外资4.7亿美元,同比增长42.5%,率先实现经济突围。目前,昆山已集聚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的8400多个外资项目,投资总额超1000亿美元。

  3月13日,疫情尚未消散,星巴克就与昆山开发区签约,携手打造一座前瞻性、可持续发展的星巴克中国“咖啡创新产业园”,首期投资1.3亿美元。这是美国500强企业今年在华投资的首个产业项目,也是星巴克在美国本土以外布局的最大一笔生产性战略投资。

  截止目前,昆山市高新技术企业达1486家,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比分别达49.5%和46%。光电、半导体、小核酸及生物医药、智能制造等四大高端产业2019年实现产值2350亿元,增长16.2%。

  3月31日,今年一季度的最后一天,江苏昆山市召开了全力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标杆城市誓师大会,发布昆山《“五争五最五突破”三年行动实施方案》,力争用三年时间,到2022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超5000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超500亿元,工业总产值超10000亿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75000元。3年完成实际使用外资40亿美元,新增上市企业20家,高新技术企业数突破3000家,人才资源总量突破50万人。

  在很多义乌人眼中,北下朱村的如今风头,已经盖过“电商第一村”的青岩刘。北下朱村的直播经济,是如今很多义乌经营户们学习的标杆。

  近日,在采访义乌外贸情况过程中,证券时报e公司获悉,随着疫情在海外的蔓延,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义乌市场,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为了应对当前困难,义乌市政府和义乌国际商贸城的管理者小商品城,正推动经营户们开直播、开网店,增加销售渠道,拓展内销市场。

  北下朱村是义乌市近郊的城边村,与义乌国际商贸城侧重线下实体店批发不同,北下朱供应链主要针对线上,尤其是网红直播、电商微商。被业界誉为“网红直播第一村”“中国网红聚集地朝拜地”。

  4月3日下午,当e公司记者走进传说中的北下朱村时,几乎忘记当前正处于新冠疫情之下。

  与义乌国际商贸城、各专业街冷冷清清不同,北下朱村依然十分的热闹,随处都能听到包装快递时撕胶带的“嗞嗞”声;骑着三轮电动车的快递小哥,在拥堵的马路上不停着按着喇叭;千余米的“网红大道”,如果驾驶私家车穿行,估计得半个小时才能顺利通过。

  30多岁的沈先生是一位湖南人,2014年挥别深圳到义乌闯荡,北下村也是他来义乌的第一站,如今他早已在义乌成家置业。

  沈先生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刚刚到北下村时,这里就是一个普通通通的城边村,但这两年来因为网红经济、微商经济的兴起,北下朱变化非常大。拿店面租金来说,2016年,北下朱村的一楼20平方米的门面房,年租金4万元左右,现在已经涨到20万元。

  据了解,2015年前后,北下朱村在当地政府的统一规划下,以减免房租等形式,主动邀请电商创业者来创业,经过草根创业者的不断探索,从而形成了如今赫赫有名的网红经济第一村。

  置身在北下朱村,火红的店招显得格外抢眼,而且大同小异地标着“快手”“抖音”“直播”“爆款”等字样。到了夜幕降临之时,来自五湖四海的主播们,开始在手机屏幕的方寸之间,挥洒自己的创造力,这场盛大的直播带货热潮,直到次日凌晨两三点才会逐渐褪去。

  据相关统计,如今的北下朱村,分布着99幢商住房、1200间店面、1000多个微商品牌,集聚着网红主播5000多人,相关从业者近3万人,每天快递出票量在100万单以上。

  “义乌市场的强大货源保障,以及超低的物流成本,是北下朱直播经济的兴起重要因素。”在沈先生看来,北下村直播经济的兴起,与前些年青岩刘电商经济崛起一样,是草根创业的缩影,离不开义乌市场土壤。

  据悉,北下朱村距义乌国际商贸城仅2.2公里,商家们为了找到了爆款样品,经常在义乌各大市场、专业街、特色街穿梭,“网红们”可以在产品走红的第二天,就可以组织供货量,而且做到次日发货。同时,北下朱还毗邻江北货运市场,发达的物流极大方便了货件来往。

  “能够想到的快递公司,在北下朱村都有驻点,即便营业到晚上9时,也可以发货。而且极其便宜,一个包裹才1.8元,绝对是全中国便宜的物流,没有之一。”

  在北下朱村,爆款确实不是传说。采访途中,沈先生给记者举,他的邻居,去年冬天因为在某直播平台投了广告费,日均出票在万单以上,位列该直播平台服饰类商品排行榜第一名。“一件衣服赚7块钱不多吧,但销售量很大,一场直播下来赚了几万很正常。”

  不过,沈先生也向记者坦承“今年生意也受到了一定影响”,但他认为主要因素是与自己拿货和从事的服装销售行业有关。

  在北下朱村,这些发往各地的包裹,离不开卖纸箱的商户们。当问及今年的生意有没有感受到疫情冲击时,一家经营纸箱的商户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从销量来看,基本上没有没有什么感觉。”一边说着,还一边手指门口的喧嚣的马路,“每天下午两天到晚上八点,这条路上就没有不堵车的时候。”

  直播经济的兴起,为义乌小商品贸易注入新活力。面对疫情给外贸带来的冲击,义乌市政府和义乌国际商贸城的管理者小商品城,正在联合各大直播平台,推动商户们开直播、开网店。希望借此方式,增加销售渠道,拓展内销市场。

  所以,如今置身义乌国际商贸城,商位成了很多经营户们的直播间,他们支起手机,在镜头前变身“网红”,为自家产品吆喝。在采访期间,不少经营户表示,通过直播进行拉新、种草,并促成成交的方式,正在成为他们线上营销的新手段。同时,直播还为因疫情出行不便的外籍采购商,提供了拿货的“新渠道”。

  在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的采访中,面对不少企业提出困难局面的同时,也有一些企业正在积极谋划应对之策,并提出了一些具有建设性的意见。

  在“外贸老兵”他看来,如果海外疫情的情况继续恶化,公司不排除会考虑停产两三个月。“现阶段最大的目标就是活下来,不是考虑赚钱的时候。先要千方百计地熬到疫情结束,等到能看到确定性的‘解封’预期时,我们才会考虑一些新的机会。”

  面对当下的疫情,“外贸老兵”也为广大外贸同行提出了4点建议:“首先,在接单前,一定要调查清楚客户当前的状态,以及下订单的目的,搞清楚对方会怎么销售。如果发现对方的采购比较盲目,那么一定要慎之又慎,否则工厂也很可能被客户拖入‘死局’。”

  “第二,为了防止客户拒货,接单时应该大幅提高预付金的比例;第三,在疫情期间,尽量不要接受信用证付款;第四,对于目前现有的有赊账欠款的客户,应当尽量提前催款回流资金。”

  作为精度表业的同城同行,东莞得利钟表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仁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类似精度表业出现的海外订单的问题,他们公司也同样遇到过。但相比精度表业高度依赖美国客户Fossil而言,得利钟表的客户群更加分散,所造成的冲击相对较小。

  “从我们的情况来看,海外客户其实并不是取消订单,主要是将发货期延后。”刘仁说,“我们同样也主要做美国客户,他们在春节后先是催促我们尽快复工,但到了3月中旬,由于美国疫情爆发,很多商场关门,他们就做出了延后订单的选择。这种情况我们也表示理解,目前双方都持续保持沟通,每周都会相互通报情况,双方都保持着想把生意做下去的态度。”

  面对这样的局面,得利钟表的应对措施是继续履行订单生产,但将生产速度放缓。“此前可能我们会加班加点为客户赶订单,但现在就放慢脚步,工人还是维持正常上班生产。以我们国内应对疫情的经验来看,大概2个月左右疫情就会有所缓解。我们还是比较有信心能够把海外的订单继续做下去。”

  刘仁向记者解释,公司这么做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为了维护产业链的稳定。“停产说起来很容易,但一定会对供应链造成很大影响。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尽可能保住供应商和员工,不要让他们断掉,因为一旦供应链断掉,以后复产想找回来也很难。”

  刘仁坦言,坚持不停产确实会给企业自身带来很大压力。在海外订单短期内无法带来现金流的情况下,公司也会加大对国内市场的开发力度。“比如做一些企业礼品市场,包括电商、线上销售,以及最近很时髦的‘直播带货’,我们都会加大开拓力度。”

  对于目前政府出台的针对外贸企业的一系列扶持政策,刘仁认为确实能够解决一些燃眉之急。他同时呼吁,政府应该更加关注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生存状况,“有的企业可能缺资金,有的企业可能缺人工,有的企业可能缺原料,希望政府能够针对供应链的每个环节、每家企业的实际情况给予针对性的帮助,尽可能避免产业链出现断裂,或者产业链上的某一环出现短板。”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部部长、国际经济贸易学院院长洪俊杰也持同样观点。他近期在《光明日报》刊文指出,应当加大对外贸企业的信贷支持和出口退税补贴,对中小微企业和产业链关键环节给予特别关注,降低外贸企业的税收及社保负担。通过多点布局、流程再造等手段加强产业链的弹性,以弥补“序贯生产”模式下的风险集中问题,降低突发负面冲击对产业链的整体影响。以产业链为单位加强举措,定位于尽快恢复产能。在财税金融等政策上,着力支持产业链上的短板企业,避免在重要产业链上出现断裂。

  中国制造网是由上市公司焦点科技(002315)运营的国内综合性第三方B2B电子商务服务平台,旨在利用互联网将中国制造的产品介绍给全球采购商,为国内出口企业提供一站式的外贸综合服务,是国际上有影响的电子商务平台之一。日前,针对近期外贸行业局势,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对中国制造网总经理李磊进行了专访。

  “原先预计受影响的时间大概是1个月,但没想到疫情在国外扩散的这么快,成为了全球性的难题,外贸企业从‘复工难’突然切换到了‘订单难’。”李磊表示,近期他也参与了一些政府举办的帮扶专题会议,“目前情况来看,比如纺织、日用品这些订单掉的很快,可能接近50%,对企业短期的冲击非常大,一些中小微企业可能会面临生死存亡的问题。”

  李磊也谈及了供应链的问题。他指出,复产复工后,国内制造业的一级、二级供应链恢复情况还好,但三级供应链仍有一些产能受到影响。此外,国际物流的局势也并不乐观,许多港口加大检验检疫的力度,货物通关通检的速度减慢,甚至有一些国家还关闭了港口和航线。另一方面,目前可用于国际贸易的船只也明显减少。海外贸易的物流成本上升,而且时效性大幅下降。

  不过,面对此次冲击,李磊认为也不全然是坏事。“这次疫情的影响下来,客观来说对一些行业也起到了推动转型的效果。外贸企业会越来越注重线上的模式,减少线下的接触 ;同时在客户选择上也会更加注重多元化,减少对单一大客户的依赖。”

  李磊透露,今年2、3月份,中国制造网的买卖双方活跃度出现了明显提升,而且新商家、新买家的入驻情况也出现了明显的上升。“我们之前有个家具行业的客户,主要为宜家供货,这次疫情导致宜家许多店铺关停,对他们的冲击就非常大。所以他们现在也在我们平台积极联络开拓新的买家。”

  “从短期来看,这次冲击确实会让一些外向型的中小企业倒下,但从中长期的宏观角度来看,影响可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现在很多报道说订单取消,但我们不认为真的会出现大面积退单潮。有些需求只是延后,疫情结束后依然还会释放。”李磊认为,从中长期来看,国际买家对中国产品的热情并没有明显减弱。

  对于目前处境较为艰难的中小型出口企业,李磊给出的建议是,首先要积极学习了解国家政策动向。“目前很多地方政府对规上企业的关照比较多,但很难关注到数量更多的中小微企业,诸如一些退税、减负的政策,由于信息不对称,一些小企业不一定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及时申请。”

  同时,李磊还建议出口企业做好行业洗牌的准备,尽可能通过多种方式多元化开拓外贸客户渠道。“经过这次疫情,过去稳定的客户和供应链很可能变得不再稳定,企业在稳住老客户的同时,也应该更加积极地开拓新客户。近期广交会已经宣布于6月中下旬在网上举办,也将带来线上展会的绝佳机遇。”李磊表示,中国制造网目前已经举办了两场线上展会,接下来还将筹备多起大型线上展会项目。

版权所有  ©  海口百度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琼ICP备11000986号